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新鲜说!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娱乐八卦新鲜事!


每日新鲜事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事儿

60年700场北京人艺首次开放《茶馆》后台

作者:采集侠┆ 时间:2018-07-11 20:03 ┆点击:

濮存昕(饰常四爷)

雷佳(饰刘麻子)

梁冠华(饰王掌柜)

杨立新(饰秦二爷)

吴刚(饰唐铁嘴)

冯远征(饰松二爷)

闫锐(饰说书人)

签海报、切蛋糕、拍全家福,700场大茶馆热热闹闹,60年“老裕泰”轰轰烈烈——6月16日,被冠以话剧代名词、人艺看家戏、演员试金石的《茶馆》在演出中度过了60年700场的大日子。

这一天,人艺首次向媒体开放后台,本报新媒体独家直播了《茶馆》700场幕后的备场以及纪念仪式——梁冠华化妆间从来不贴名字的惯例,“达康书记”吴刚自己化妆的画面,还有上万件道具如何一个不差地调度归位,乃至《茶馆》的后台满是咖啡香气……都是首次向观众公开。

不到5点直播团队走进后台,冯远征已经坐在了化妆间。作为人艺演员队队长,他操心的事又何止一两件?同他一起来的妻子梁丹妮坐了一会儿便和众人打招呼,“我上楼了”,当晚她在人艺实验剧场和丁志诚联袂出演《关系》。

梁冠华从不吃晚饭,原因是怕吃完后犯迷瞪,进入化妆间后就几乎不再出来。而且整个剧院没有人比他对《茶馆》的场次记忆更深,原因是他有个从不示人的小本儿,上面记录着场次,记录着每场演出有趣的事或是观众看不出来的小事故,迄今已整整记了三本,而700场演出那天他的王利发是第336场。

当晚,濮存昕的女儿带着外孙女特意到后台来看他,还给他带来了樱桃。濮存昕还是按照一贯的做法把樱桃放在了公共的餐台上。

“达康书记”吴刚进来时一众粉丝追逐,他们专程送来的祝贺《茶馆》700场演出的水果花篮放在了岳秀清所在的大化妆间,岳秀清也因为这个特别的日子专门挑选了不那么随意的服装。

担任复排艺术指导的杨立新更愿意称自己是“召集”人,可切蛋糕时他迟迟未到,也真是让人够“着急”的。

久未露面的林兆华让年轻演员格外兴奋,纷纷抓住机会与他合影。切蛋糕时,林兆华一句“第一块应该给焦(菊隐)先生”,一下子把大家的思绪拉回到几十年前……

第二代:质疑声中接班

1999年,时年三四十岁的人艺黄金一代在质疑声中接班。彼时前辈们的辉煌尚未褪去,黄宗江一句“不容易,拿下来了”让每一个人记忆至今。有一个细节常常被忽略,如今的《茶馆》剧组,已经有七位演员正式退休,而且濮存昕的年纪甚至比1992年老版谢幕演出时于是之的年龄还要大一岁。

冯远征说,这个阵容是一定演不到800场了,但后半句似乎每一个人都敢想却不敢说……从“装模作样”到“我来了”,这一代演员的演出场次几乎已经与老版对半了,可似乎在观众心中依然难成独立被认可的版本,模仿抑或创新都有舆论说辞,但他们早已将自己的生命体验融入其中,真切而深情……

梁冠华: 当年有人说王利发怎么能是个胖子呢?

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拿着小本子把台上有趣的事,一些观众看不出来但是我们能够发现的小事故记录下来,到现在大概已经有三本。别人说可不可以拍张照我都没让,这个可是很珍贵的资料。当时我接班的时候,有人说王掌柜怎么能是个胖子呢?其实我们演戏不能光看胖瘦,得看人物。只要是演人物,无论胖瘦都没关系。

王利发是话剧史上一个登峰造极的角色。每一个演员都希望能演这个角色。当林兆华导演、刘锦云院长让我演这个角色时,我真的感到非常荣幸。但同时压力大过兴奋,因为于是之老先生把这个角色塑造到顶峰了,我们这代人只能说是望其项背,必须用十几、二十年的时间来揣摩一个角色。其实每一次演这个戏之前还是会有一些小不安,因为每一次演出的情况都不一样,可能同台的演员有一些调换,所以每一次上台前还是要把准备工作做好。大家都说为什么现在这个剧有好多年轻人也愿意看?我想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是老先生们打下的基础,这是不可否认的,我们站在巨人的肩上,继续扛着大旗往前走,能够演到这个水平,也算是没有辜负老先生们和观众对我们的期望;还有一个原因,目前舞台剧经典内容还是稍显少一些,所以有这样的经典演出,观众自然愿意看。

我愿意当作底座,也希望有年轻的演员继续传承经典。有人问我演了这么多场《茶馆》哪一场印象最深刻?其实对我来说每一场都一样深刻,因为话剧不像影视剧,拍完了就放在那里轮番播出。话剧是活的,每一场都不一样——因为观众不一样、天气不一样,也可能因为今天同台的哪位演员出了些状况等等。《茶馆》这个戏经历了风风雨雨保留至今,真的很不容易。我希望北京人艺再有新的一代可以一直延续下去再演个700场。

杨立新: 《茶馆》老了?老就对了

拿到一个角色,一定要有切入点,《茶馆》更不例外。对秦二爷来说,是作为政治人物登场的,主张实业救国,遇到庞太监时刚好是戊戌变法失败。老舍先生没有像很多影视剧中演的那样,写慈禧太后把茶根儿泼到光绪脸上,而是写了后党胜利后一个太监的忘乎所以。因此两个人见面后,秦二爷虽然说着“不敢”,实际是透着骨子里的“牛”和内心的不服。只有这样,才能把握人物每句话的气质内涵。

一个话剧院团有60多年的经历,它肯定是有很多很好的保留剧目。《茶馆》确实是经典中的经典,从剧本到表演是经得起这么多年的锤炼和观众考验的,确实是难得的作品。有些人说《茶馆》老了,其实老就对了。你数数有多少五十年代的作品到现在还在演?现在来看《茶馆》,还是有现实意义的。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联系编辑(QQ 35179178)。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