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新鲜说!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娱乐八卦新鲜事!


每日新鲜事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事儿

女研究生被绑架 绑匪:本欲要60万看你打扮给20万

作者:采集侠┆ 时间:2018-07-11 17:41 ┆点击:

  原标题:两男子绑架女研究生索20万赎金,沈阳警方15小时抓匪救人

  “我们晚上给你们发位置,你们把钱准备好,放到指定位置好吧。”女研究生遭到绑架,绑匪用人质手机联系其亲属勒索20万。

  这不是电影中的情节,而是发生在1月31日的一起真实的绑架勒索案。被绑架女研究生胡某的同学和男友相继报警。

  接警后,辽宁沈阳警方经过15小时的昼夜奋战、连续攻坚,成功将这起特大绑架案破获,抓获犯罪嫌疑人2人,被绑架的女研究生胡某被成功解救。得知胡某被绑架的父母和弟弟连夜筹钱,从山东泰安赶往沈阳。列车还没到沈阳,胡某的父母接到沈阳警察电话,“女儿出来了。”

绑匪用胡某手机发出的信息。

绑匪用胡某手机发出的信息。

  报警:女研究生遭绑架失联

  1月31日22时17分,沈阳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先后接到不同人报警称:沈阳某学院一名女研究生胡某被人绑架,犯罪嫌疑人向其家属索要赎金20万。

  首先报警的人,自称是胡某在山东的同学,之后报警的是胡某的男友。

  胡某的同学称,当晚正在和胡某电话聊天。这位同学称,当时胡某电话里说在学校附近的小区里散步。电话打了一个多小时后,突然中断,之后电话关机。

  当他再次联系上胡某时,电话那头是一名男子自称绑匪,已经将胡某绑架,并勒索20万赎金。

  胡某的男友称,胡某失联的小区,是胡某租房办的补习班所在地,平时经常出入。

  接到报案后,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杨建军立即部署,由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邓万宏带队抽调刑侦禁毒局、开发区分局等相关警种部门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全力开展案件侦破工作。

  解救:15小时成功救回人质,两名绑匪落网

  为保证人质的绝对安全,在专案组的安排下,被害人家属始终与犯罪嫌疑人保持联系,稳住犯罪嫌疑人,时刻了解掌握被害人胡某的情况,为专案组破案争取时间。

  专案组分析,被绑架的胡某是成年人,绑匪不可能通过背扛的方式绑架,判断绑匪一定有交通工具。

  专案组兵分三路开展工作,一路对犯罪嫌疑人使用的车辆等作案工具开展排查,一路组织50余名警力开展全方位视频排查,一路对被害人胡某关系网开展深入调查。

  果然,绑匪使用的白色面包车首先露出了马脚;之后警方又从家属与胡某的视频画面中裸露电线作出判断,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的藏匿地点就在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大潘街道小潘村的一间平房内。经过走访排查,警方得知这间平房的东屋刚刚被两名男子租下。

  2月1日13时30分,专案组民警从平房后院破门而入。两名犯罪嫌疑人慌张逃窜,并试图伤害胡某,被民警组成的人墙挡住。

  民警迅速解救了被绑架的人质胡某,并一举将两名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32岁,辽中区人)、王某(男,41岁,沈河区人)抓获。经突审,两名犯罪嫌疑人对实施绑架胡某并索要20万赎金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二人事先在小潘村租下一间平房后驾车伺机寻找目标,预谋实施绑架。夜里寻找目标时,劫匪盯上了独自夜行的胡某,对其实施绑架并索要20万元赎金。

作案工具。 警方供图

作案工具。 警方供图

  筹钱救女:没下火车接到电话,女儿已被解救

  案发当晚10时许,胡某山东的母亲接到胡某同学电话得知女儿被绑架的消息。

  当晚11时许,胡某的父母和弟弟四处筹钱,并带上所有筹来的钱急忙赶往火车站,准备从山东泰安赶往沈阳。由于时间太晚,当晚已经没有发往沈阳的列车,一家人买了第二天清早的火车票,“这一宿我们都没睡,恨不得插个翅膀飞来沈阳,我只希望,我们按照绑匪的意思筹钱,女儿就不会有事儿。”胡某母亲说,“可说实话,这20万对我家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2月1日清早6点多,绑匪允许胡某与父亲通过视频联系,以证明胡某的安全。听到女儿的语气很平静,父亲确定女儿没有生命危险。

  随后,胡某的父母和弟弟坐上火车往沈阳赶。

  2月1日上午,弟弟接到了绑匪用胡某手机发来的微信,告诉他在1日晚9点至10点间把赎金放到指定地点,见到钱才会放人。2月1日下午2时许,胡某家人乘坐的火车还没驶进沈阳,先接到了沈阳警方的电话:“胡某已经被成功解救,没有受到伤害!”

  “这十几个小时真是煎熬啊!”胡某父亲说,没想到沈阳警察这么快就能破案,还把我女儿毫发未损地救了出来,“我要为沈阳的警察点赞!”

  被害人回忆:被塞进车里带到黑屋戴手铐、头套困在床边

  那天晚上7时许,我心情不太好,在小区里溜达,还和一个山东的朋友讲电话聊天。电话打了1个多小时,讲着电话走到小区后门的空地。

  当时看见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路边,我没在意。隔了三分钟后,白色面包车开回来,斜停在身旁,从车上跳下两个人,两个男的一高一矮。

  一个人摁住我脖子,把帽子戴我头上,还捂住我的嘴。另一个男子负责打开车门,他们把我拽上车后,给我戴上了手铐。

  我的手机被抢走挂断了,他们一直摁我头,不让我看东西。

  我拼命喊“救命!你们是谁?要干什么。”这时其中一个男的说:“我们不会要你的命,只要你配合我们。”

  我说,“只要你们不要我的命,让我怎么配合都可以。”一名劫匪说:“我们只是想要钱。”

  然后我就一直说,要多少我可以想办法,别把我带到太远的地方,我爸妈会担心我的。“

  后来他们嫌我太吵了,开车的高个男子让矮个男子用胶带把我的嘴封住,还给我戴上了头套,眼睛看不到东西。

  车大约开了20多分钟,到达了一处屋子。两名男子全都戴上了头套,我根本看不清他们的样子。他们让我坐在床边,仍然戴着手铐。

  为了保护好自己,我开始与劫匪聊天。我说,“哥哥,我还在读书,现在趁着假期在沈阳打工,积攒了一些钱,你们需要都给你们,尽量别惊动我的爸妈,他们太远了。”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联系编辑(QQ 35179178)。
标签: